轉貼處:動物的事

引用或轉貼請註明譯文出處,請尊重著作權。

 

一隻瘋狗的改變

Stir Crazy

原文出處:http://www.kathysdao.com/articles/stir-crazy.html

出版於《The Clicker Journal2003夏刊

作者:訓練師凱西.史黛歐(Kathy Sdao

作者簡介請見響片訓練,或只是拿著響片作訓練?

摘錄譯者:黃薇菁

  半年前我接到蘇西.麥克奇希(Susie McGehee)的電話,她是監獄寵物伴侶計畫(Prison Pet Partnership Program,簡稱PPPP)的訓練主任,二十二年來她的工作是幫女受刑人找到適合的混種犬配對,在計畫人員指導及志工協助之下,受刑人訓練這些援救狗兒成為服務犬。

  蘇西警覺到兩隻計畫狗兒對訓練員與其他人出現了一些攻擊行為,她很擔心安樂死是唯一的辦法。我不確定我是否能夠幫忙,於是我建議她,為了提供第二意見,請讓我到監獄裡評估狗兒。

  在蘇西協助我經過重重警衛和門禁之後,她向我介紹了第一隻狗,一隻巨大的混種大白熊犬,受刑人和計畫人員喜愛這隻狗的長相和通常很窩心的性情,但是當我接近牠的籠子,快步走近並且直視著牠時,牠以我從未見過的兇猛姿態及速度向我衝過來,牠絕對打算是把我生吞下肚,我的血液變冷,不再感覺得到自己的腳,我回頭看看蘇西──她的臉色慘白,這隻大白熊犬從未出現如此駭人的行為,很不幸地,我贊成蘇西把這隻大毛球狗安樂死的決定,然後我心中默唸,感謝那些堅固的鎖鏈圍欄。

  接下來,我碰巧經過一名參與計畫已久的工作人員,她詢問我為何那天來到監獄,我告訴她我正要去評估一隻年輕的中型牧羊犬「鴨鴨」,她建議我不必浪費時間,她說:「那是我所見過最神經病的一隻狗。」再也沒人喜歡牠,牠已經變得無可控制,甚至還咬了一名男性獄卒的衣袖,鴨鴨不再每天散步,當我看見籠子裡的牠就明白究理了,牠像袋獾般轉著圈子,簡直興奮過度,蘇西只是幫牠上個牽繩便大費周章。

  我在附近的訓練大教室繼續我的評估,我沒法摸到鴨鴨,只要我手一伸近,牠就作勢要咬,如果我背過身去,牠就衝上來企圖咬我的腳踝,不過牠對蘇西的反應自在多了,出籠十五分鐘後牠甚至可以稍微安靜下來一點兒。

  牠的行為雖具攻擊性,它與之前大白熊犬的攻擊相當不同,鴨鴨很害怕,獄中的噪音和紛擾環境很可能導致這隻牧羊犬驚慌失措、無法專注及防衛心重。鴨鴨來到監獄以前是四處遊走的流浪犬,然後到地方收容所住到收容期限滿了,再到一個愛心中途之家渡過了一段時間,但牠一到了監獄,準備進入服務犬訓練計畫時,即因犬舍咳而被隔離兩週,因此等到我見到牠時,牠已經換過多次「家」了,變得名符其實的「坐監瘋」(stir crazy,意謂在限制空間久待而精神不正常的狀態)。

  為了更了解鴨鴨的真實性情,我希望到另一個環境再次評估,所以幾天後蘇西在帶鴨鴨前往執行安樂死的途中,好心同意把牠帶到我朋友設有圍欄的三畝地上,這真的是鴨鴨的最後機會。

  進入圍欄之後,蘇西放掉鴨鴨的牽繩,讓牠探索那個美麗的地方,牠到處亂跑,表現出傻勁十足開心又自由的樣子,怪模怪樣地追球,然後便安定地和我們帶去的其他狗兒嗅聞打招呼,但是牠對我警戒,我仍摸不到牠。

  我們最後的診斷:這是環境引發的攻擊行為,其實牠是隻活潑敏感的狗兒,我們的預後是:還不錯,但是牠只適合第三級的領養人(依Sue Sternberg的分級,指經驗豐富的犬類操作手,可以投入極多訓練時間),唔,但是去哪兒找這個人呢?

  我極其猶豫地告訴蘇西,我會接手這隻狗並治療牠兩個月,她承諾接下來她將幫牠找個好家庭,不過我有一項條件:我沒法叫牠鴨鴨──這名字實在太離譜了!(如果你也幫你的非水生寵物取了這個名字,請見諒!)。幾天後她帶來一份免責書給我簽名,它的內容大約是我已知這隻狗很危險、我承諾絕對會上牽繩等條款。

  牠來的第一天就突破了我的忍受極限,我對尼克(牠的新名字)厭惡至極。

  你知道嗎?不到一個月前,我完美的天使狗兒,一隻大耳朵的老梗犬死在我懷中,牠曾是我的歡欣,我心的慰藉,我遭遇困境時的人生存在理由,牠的去世造成我心中的空虛大洞,我們共享的溫馨及友誼不再復存,家中另一隻狗伊菲(四歲母獵狐犬)成為我唯一的犬類伴侶。

  我還沒準備好接受另一隻狗成為我的家人,即使只是暫時性,而且我當然也不是特別對尼克有好感,首先,我從來沒喜歡過牧羊犬種──可能因為我在行為諮詢中所見到的多數牧羊犬都怕東怕西、神經緊張且超級敏感。也更別提抱抱尼克了,我連拍拍牠都不可能。牠在我屋裡小便,啃壞我看的書,任何男子接近時就會蜷縮起來,作勢要咬。牠的毛色晦暗無光,大塊大塊掉毛,但是最糟的是,牠開始護東西,起初護的是啃咬玩具和飯碗,然後牠護的是我,牠不讓伊菲接近我,又吠又咬要牠遠離。

  但是公平來說,牠的確有些不錯的地方,牠的籠內訓練做得很好,關籠幾小時也能穩定安靜;牠很貪吃,為了食物在所不辭;與其他狗兒相處融洽──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客戶的狗會在我家住宿;牠的吠聲奇特地粗聲粗氣,好似剛從喉頭炎恢復。

  我最初的訓練計畫如下:

  .一天天數著日子,直到我照料尼克的期限到了。我用一支大紅筆在月曆上做了記號,決定那天到來時要給自己什麼增強物。

  .把牠當成動物園的動物。我任職動物園管理員時,訓練手下野生動物接受人類碰觸是第一要務。無法梳到尼克屁股的毛讓我很挫折,所以在我對牠進行觸摸減敏時,如果牠維持穩定行為便可以吃到每天撥出的一些飯量,我最先使用手碰,然後使用刷子,每餐餵飯前我會訓練牠習慣腳掌被人碰觸一下下,約五秒左右,因為我必須剪牠過長的趾甲。

  .我讓牠保持很累。這隻狗很緊張,我知道運動對我的心理健康有益,所以我預期它也有助使尼克安定下來,牠和我一起作四英哩清晨健走,每週數次,它同時達到了多項訓練目的標:鬆繩散步、對聲響的社會化(被動性)、湖畔步道人來人往的景像和氣味、對男人的社會化(主動性--每當有男子接近我們時,我就大發食物),而且我們等同有了與彼此獨處的時間,建立起信任關係,或許後來還有了感情。尼克每週也有兩次「狗狗遊戲日」,去到前述提過的野地,與6~12隻狗兒自由奔跑、在池塘裡游泳或追鳥。

  .我挑選出一些行為大作增強:對新名字迅速轉頭的反應,迅速流暢的趴下動作,可靠的召回,遊戲拾回,牠以這些重要行為換得的食物量與每天的飯量相當,而且由於我在訓練初期通常不使用誘導,這些行為全利用捕捉法(對名字或召回的反應)或自由塑形法(趴下或拾回)而得。

  .我也記得利用生活管理,我之前六年與已完成訓練的狗兒同住,早忘了籠子、栓繩和柵門,是啊,我幾乎每天都會推薦客戶使用這些東西,但是用在自己家裡就不太一樣了;直到尼克咬了第三本書,我決定不在家時讓牠待在籠內。

  .我決定多數時候不去理會牠護東西的行為,至少第一個月這麼做。雖然這些行為很嚇人,我推測它們與尼克缺乏安全感有關,也許在尼克每天都得到充足運動、增強物、練習溫和行為和安靜休息的時間之後,牠的態度將被動性地獲得改變,而不必由我直接進行反制約,我最主動的介入處理是,如果尼克企圖不讓伊菲接近我,我就迅速突然地離開房間(或遊戲場地)。

  這個計畫最後的確生效了,但是有些退步的情形:有一兩次在我不夠警覺時尼克作了想咬男子的動作,牠發展出衛生紙戀癖,有兩次把衛生紙散得客廳到處都是,而且牠趁我朋友照料園裡花草時,設法爬上了近四米高的朋友家屋頂。

  不過與另外兩個事相比,這些妨礙不值一提。一個月後,伊菲和尼克成為最好的朋友,母狗伊菲通常很霸道,但牠和尼克玩耍的方式我從未見過,每次兩隻狗摔角,互咬對方的臉,呻咽鳴叫表達愛意達數小時之久,伊菲變得和牠很親密,沒多久我也一樣,有天早上我醒來時發現尼克睡在我身旁(我前一晚懶得把牠的籠子拖到臥室裡,所以我這次冒險讓牠自由活動),牠的頭在枕頭上,面對著我,我一張開雙眼,牠馬上用舌頭溫柔地舔了我的鼻尖,只這麼的一次,就在那十億分之一秒裡,我的心融化了,我知道這隻我一直迫切想送走的問題狗兒已經成了我的狗。

  尼克現在躺在我腳上,在我打字時舔著我的腳趾,我們在過去五個半月裡學習到極多,牠不再護任何東西(除了對住宿狗可能會護骨頭),剪趾甲時牠會伸出腳掌,而且很愛梳毛,牠是我訓練過的狗當中召回最快的狗,最棒的是,牠開始會悄悄跑到陌生男子身旁,搖著尾巴期望有肉可吃,這個驚人進步無疑顯示尼克是隻很特別的狗,畢竟這也是收容所員工當初認為牠將成為很棒服務犬的原因,他們看到了牠的潛力,現在我也看到了。

  尼克的訓練並非到此為止,我計畫讓牠參加敏捷賽或人狗跳舞競賽,但我們會先讓牠通過美國CGC犬隻公民教育認証,然後我們將再回到那個監獄,讓大家親眼看看那隻「神經有問題」的狗變成什麼樣子。

  協助「二手狗」適應新環境的一些祕訣:

.每天至少運動一小時,讓牠運動到喘喘喘。

.把眼光放遠,不要太過專心注意每天的小問題上。

.挑選三、四項特定行為,每天多次地予以大量增強。

.呼吸

.買條堅固的塑膠包覆的金屬栓繩,好好利用。

.失去一位無可替代的親愛朋友之後,不要因為敞開心房接納新朋友而感到愧疚

.保持寫日誌的習慣,記下成就和退步,感到挫折時就拿來看

.詢問朋友可否暫時幫你照料新狗兒,有時休息個一天對你和狗兒都好

.預期狗兒得花兩三個月才能在新家完全放鬆下來,在那之前你只不過是牠人生旅程中的另一個休息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西 的頭像
♥小西

【小西達妹♥Simple Life。】

♥小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nny hui
  • love this article,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