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一樣整天待在家裡,看看影集,看看電視,累了就睡覺,睡醒了又繼續看,就這樣電視轉阿轉的,12點多本來要睡了,剛好看到白冰冰主持的節目邀請卓勝利上節目說自己得癌症的過程,打算把這集看完再來睡覺,沒想到看完之後根本睡不著,於是又開了電腦想寫寫日記,其實之前就大概知道卓勝利得癌症的消息,但是我並不清楚他是哪種癌症,看了節目之後才知道,原來他的癌症跟西爸是一樣的,但是我很很奇他怎麼沒有全喉切除,看了節目之後我才知道原因。一開始卓勝利也是一直以為自己只是感冒,喉嚨感覺痛痛的,然後就自己吃成藥或者消炎藥,等到戲殺青了之後才去醫院就診,這時候小醫院的醫生建議卓勝利去大醫院仔細檢查一番,去到大醫院檢查之後的結果,醫生說:太慢了,家屬有來嗎?後來才告知說卓勝利已經是下咽癌第四期,如果選擇手術切除機率是50/50,但是卓勝利並不能接受這種結果,因為只要是動了手術以後吃東西是不能從嘴巴的也無法講話,如果要講話要靠輔助器,他嘴巴講著:我不想活了!太太兒子媳婦百般勸說還是不能讓卓勝利開刀,但後來好友勸說講著:你要是不接受手術你走了你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你家人要承受這一切,這樣的你很自私,後來有一次卓勝利大量吐血緊急送醫再跟醫生商量,醫生說:還有另外一種方法,接受化療,化療完在電療,卓勝利問醫生說:那機率是多少?醫生說:30/70,他接受了單只用化療與電療的方式,化療前還要先動手術做人工血管,因為他的血管比較小本來大概只需要半小時的手術經歷了將近8小時,每一次化療就是要連續打96小時的時間,也就是連續打四天,這樣大概打了四次之後接著開始使用電療方式,目前病情算是控制住了,每個月固定會回醫院檢查。

西爸也是下咽癌第四期,所以聽到卓勝利在敘述自己的病情跟經過時,腦中一直浮現當時爸爸生病時跟媽媽奔波照顧爸爸的情況,現在有點搞不清楚當初爸爸是否也跟卓勝利一樣情況,是不是或許也可以選擇另外一種方式,不要全喉切除,先利用化療電療方式去進行,真怪我當初在這方面沒有多下點功夫,醫生也沒有跟我們家屬非常仔細的討論過病情以及有哪些方法可以對抗癌症,因為每次去醫院的時候護士總是說爸爸的醫師不在,常常都是經由代為轉告事項,所以想要問醫生問題都顯得很困難,唉,當時我怎沒想到問醫生說如果不全喉切除有辦法控制癌症嗎?因為其實當時聽到爸爸必須做這個手術真的覺得非常心疼,以後吃東西要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吃流質食物(還不是從嘴巴),也完全無法講話,雖然醫生說開刀之後慢慢恢復,講話可以慢慢練習吃東西也是,但是這畢竟是一條很漫長的路,從還沒開刀到過世之前,爸爸就都一直是只能喝流質食物過活,常常有一度到了該吃飯的時候,我真的都會吃不下,因為我都會想著現在住在醫院的爸爸吃不好睡不好身體這麼糟該怎麼辦才好?數數日子,爸爸也走了一年半了,原本,聖誕節對我們來說算是大日子,每年山上都會舉辦晚會來慶祝聖誕節,但是西爸也剛好選在聖誕節當天離開這世界,大阿姨曾經對著我們姐弟說:你爸選在這天或許有他的用意,你們要想開一點,畢竟爸爸的病痛折磨也很辛苦,離開對爸爸來說也是一種解脫,記得,姨丈當初也是大腸癌過世的,而且因為姨丈疼愛大阿姨,一直把病情隱瞞住,直到最後還是讓大阿姨知道了,大概在我們10來歲還在讀小學時,姨丈就過世了,姨丈是我們國小的老師+體育老師,籃球打的特好,也燒得一手好菜,因為姨丈是四川人,只是我從來都聽不太懂他說的話呵呵,也有點怕他,但是我們跟表姐表弟的感情還是一樣好,依稀記得姨丈還養過很大隻的狗狗聖伯納還是磝犬,每次只要一放出來我就大聲尖叫亂跑,一直覺得他有可能會一口就把我吃掉,可是我又很愛跟著表弟帶著大狗去學校運動場跑跑。

其實我以前都還在煩惱著,萬一有天我結婚了,爸爸要邀請嗎?會不會很怪?他會來嗎?我們中間有好幾年沒生活過,他要怎麼跟人家介紹他的女兒,啪啦啪啦的一堆問題常常就會不自覺跑出來,沒想到,婚都還沒結到,爸爸就上天堂了,其實我以前還常常活在那種覺得爸媽一定不會比我們小孩早走的想法,所以我從來沒想過或者預設過說爸媽不在的時候我們會怎樣?從爸爸住院到過世到喪事辦完,我似乎沒有因為爸爸的事情而掉過一滴淚,最後一天拜別爸爸的時候,我依稀瞄到西弟偷哭了,他似乎默默留了眼淚下來,快速擦拭掉,可能也怕被我們看到,而我還是忍住了,我覺得我ㄍ一ㄥ過頭了,因為不只看過西弟哭,在爸爸生病開刀完住安養院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看他,爸爸也像小孩子般的哭了,是沒有聲音的,但是皺起眉頭哭了,我也是忍住了,可是爸爸過世之後每每看到相關事件,卻還是很容易默默留下眼淚來。直到現在,回去看爸爸的時候,對著香爐說話的感覺還是讓我覺得很不真實,一個人突然就變成了裝在骨灰罈的灰,沒有了實體,但我寧可相信爸爸現在是沒有病痛的在另外一個世界生活著。

創作者介紹

【小西達妹♥Simple Life。】

♥小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