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住院原由

 

星期五持續住院中,通常都睡到早上五六點就會醒了,

我住的是三人病房,跟我同住的有一個開耳朵的阿嬤和一位要洗腎的媽媽,

睡我對面的是開耳朵的阿嬤,其實這位阿嬤很寶,每次聽到他和家人的對話,

還有和護士小姐的對話,真的很好笑,

後來聽到他說他有一個女兒是嫁到水里,我心想:會不會太巧拉!

星期五是她出院的日子,剛好病房剩下我和她(他兒子去幫他辦出院手續)

然後我就和他聊天,聊著聊著護士就過來說要幫我換打點滴的針頭,

說每三天就必須換一次,避免感染,

因為我看到有兩位實習護士妹妹和一位護理師,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護理師是老師拉)

已經有一點心理準備應該是實習妹妹要幫我打針,所以應該是要被打兩次吧!

果然,實習妹妹打下去時沒有打到血管,所以老師就示範給他們看,

然後鮮血還滴到了床套,所以老師他們還幫我換掉,

還跟我說抱歉讓我痛兩次,但我覺得沒關係的,只是打在右手手背的位置真的有點不方便,

本來以為這樣要洗頭可能不太好洗,可是住在醫院說真的,不每天洗澡洗頭有點不舒服,

好在還是可以洗,只是要更小心一點。

中班護士小姐來的時候看到打的位置,一直說很想幫我重打,

我說不用了,不想在痛一次,這樣就好了,

心想我小心一點就好,只是這中間好像點滴都不太順,

所以中班護士又用食鹽水幫我沖了兩次,說會有點痛,

要我深呼吸,第一次還好,第二次就有點小痛,

今天主治醫師幫我看了口腔之後說好很多了,

大概六日就可以出院,我還是覺得很久,

可是不治好也不行,我也不想出院之後又要進院,

所以還是乖乖聽醫生的話在醫院休息治療,

沒事就是看影集電影或者躺著休息,

除非真的很睏了想睡,就會試著瞇一下睡覺,

可是還是很容易醒,就一直是睡睡醒醒。

星期六一樣睡到早上五點多就醒了,

想說主治醫師這幾天都挺早來的,

那我就不要睡了起來等他,

後來約九點醫師來了,叫我過去看口腔,

說又好很多了,應該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說明天可以早一點嗎?

結果醫師居然說:你說早一點那就今天讓妳出院好不好?

聽到我當然說好阿好阿,然後心理OS:我超想回家的拉!拜託讓我回去噗~

然後我問了醫師關於嘴巴腫脹張不開的問題,

他說因為腫脹久了會有纖維化的現象,

所以回家一定要做復健,(嘴巴)

這樣以後嘴巴才不會張不開,講完,就偷偷塞了一包壓舌片給我,

還叫我不要講噗。謝謝王醫師拉!

然後我就帶著很高興的心情回病房等回家20081015_8f40d06665cb74d9c310JTNcSB5T5mwf.gif

等待的時候可能因為是假日,

探房的人數激增,另外兩床的家屬加起來起碼超過十人以上,

聊天的聲音此起彼落,想睡也睡不著,

但又不想開電腦了,也該讓他休息了!

所以我就躺在床上發呆,有時看看手機,

有時閉上眼睛看能不能睡著...

後來晚上,終於可以出院了,

安排下週四還要回診給王醫師看一下。

回到家的時候馬上找達妹,

可是這小姐,看到我的反應跟平常一樣,

就是很平靜,

她都沒覺得說好幾天沒看到我回家怪怪的麻?

然後又自顧自的抓癢,

還是說她跟我一樣很愛ㄍ一ㄥ,

其實明明很想我可是不好意思表現出來?

可是我很想妳耶20081225_d8e24f6c407ccc2265deTClkIxlaqkA8.gif,然後就一直看著她抓癢

之後就把住院的東西整理了一下,

很快速的抓了達妹去洗澡,

洗完之後,就準備上床睡覺了026.gif

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躺在自己的豬窩真的還是最舒服的,

然後過沒多久好像就睡昏了!

隔天(星期日)起床到下午,

就出門去剪頭髮(本來約星期五剪)

之前剪完之後想要在剪短一點,

雖說金牛是個慢吞吞的人,

可是其實很多事情都急的要命,

好像怕被偷剪一樣噗,

 

IMG_37567_副本.png  

 

這次跟貝塔說要剪露耳,然後瀏海在短一些,

其他讓她去調整,剪完樣子就是這樣,

短很多,但我也是蠻喜歡的,

就覺得挺清爽舒服的,

我想洗髮和護髮應該要很久才需要在買了,

用量都會挺省的,

這次住院的時候在洗頭時就有想到,

好險我提早剪了,

不然住院手打針然後要洗長髮還要吹,

真的很累,短髮真的方便多了,

因為我也沒有帶到吹風機,

不過用毛巾弄一弄等一下就很快乾了,

但,當然是不要住院最好

這幾天住院總是想到當初西爸生病的那一年,

想到他住院等切片報告,想到切片報告出來要做手術,

想到手術同意書還是自己簽名的爸爸,

(全喉切除)

想到他手術那天我和弟弟媽媽在手術外面等了將近一整天,

想到進去加護病房看開完刀的爸爸,

想到從加護病房出來之後因為無法正常吃東西必須插鼻胃管進食的爸爸,

想到每天都只能喝流質牛奶的爸爸,

想到後來只能手寫字跟我們對話的爸爸,

當初,我們只有陪著爸爸經歷這些,

但是卻無法經歷他經歷過的手術,檢查,

我光想到要用針筒抽我口腔裡面的膿我真的都快軟腿了,

更何況我爸是全喉切除,以後不一定可以在講話,

那天,要進手術房的時候爸爸有先去WC上廁所,

可是他待在裡面有點久,現在回想起來,

是不是其實當時爸爸也很害怕緊張的只能躲在WC緩和一下情緒?

因為的確沒有後路了,...

大家真的要把自己身體照顧好,這種折磨真的太可怕了。

 

 

 

 

 

 

 

 

 

 

 

 

然後又自顧自的抓癢,
創作者介紹

【小西達妹♥Simple Life。】

♥小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